当前位置:美高梅手机版网站 > 国足 > 国足选帅 近忧与远虑并存

国足选帅 近忧与远虑并存

文章作者:国足 上传时间:2019-04-19

  4月15日,55岁的国际足坛名宿、德国队前队长尤尔根·克林斯曼离开北京返回美国。离开的时候,“金色轰炸机”也把有关自己是否会执教国足的疑问留给了中国足坛。

  不过,围绕中国男足选帅的核心要素除了候选人综合能力与职业素养外,还有其他客观条件。虽然卡塔尔世预赛将于今年9月初开踢,但6月上旬两场国际热身的结果将决定国足能否获得世预赛种子球队身份,那么留给主教练组队、筹划“6月热身抢分行动”的时间实际只有两个月,因此有关方面和中国足协在选帅问题上既要从“冲击2022年世界杯”的长远目标出发,又要顾及世预赛种子身份竞争的急需,正是所谓的远虑与近忧并存。从这个角度来说,相对熟悉、了解中国足球的卡纳瓦罗依然是国足下一阶段主帅的候选人之一。

  从4月11日抵京到15日离京,克林斯曼此次中国行,确切地说是北京之行仅持续了4天。虽然各类推广、球迷互动及参观活动频繁,但克林斯曼还是在此期间分别与中国体育界及足球行业管理界的“重磅人物”进行了比较私密的会面。由于此时恰逢国足帅位虚位以待,因此克林斯曼此行及行程中一些具体会面安排还是令人浮想联翩,外界也自然猜测,他此行会否与中国男足帅位有关?

  众所周知,冲击2022年世界杯已被体育管理部门定义为“本年度最重要工作之一”。而中国男足从长远角度追求质的突破,也的确需要一名能率队“长征”的优质教头。知情人认为,综合各类信息看,克林斯曼作为曾经率领德国队获得世界杯季军的国际名帅无论能力、经验,还是名气对中国队来说都是一份不错选择。而在京期间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他虽然对会否接手中国队不置可否,但也恰恰是他比较含糊的回答加剧了外界的猜测。既然克林斯曼并不否认“接手中国队”,那么他理论上就存在接手的可能性。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有关执教工作的合作必须建立在合作双方相互信任的基础之上。换言之,合作需要主、雇双方你情我愿。即便有关方面或者中国足协有意起用克林斯曼,那么后者做决定前也需要对工作挑战度甚至风险程度做出理性评估。

  3月14日晚,克林斯曼在前中国国家队球员,曾经留洋德甲的杨晨陪同下,出现在北京工人体育场,现场观看了中超联赛北京中赫国安主场与河南建业的比赛。尽管对于中超产生怎样的直观印象,克林斯曼并没有公开表态。但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了解中国职业足球。他此前对中国媒体也表示,如果接受一份执教工作,他需要对新的工作环境,对工作所在国家的文化有足够的了解。倘若他有意接受来自中国队执教岗位的挑战,那么京豫比赛无疑是一份重要的参考依据。毕竟,中国足球现状如何,作为国内顶级联赛的中超联赛也的确具有参考价值。

  克林斯曼是否有意接手中国队教鞭?或者说他是不是敢于接受这样的挑战?或许还需要慎重思量。但中国队的新一届世预赛备战却刻不容缓。就在3月底中国杯落幕后,中国足协的工作人员紧锣密鼓地启动接下来国足备战的一系列具体工作。其中6月两场国际A级热身的筹备工作首当其冲。这是因为,这两场比赛的结果将决定中国队能否在7月17日40强赛分组抽签仪式前锁定赛事种子身份。

  从国际排名情况看,暂列亚洲第8位的中国队竞争世预赛种子身份的最主要对手正是暂列亚洲第9位的伊拉克队。而两队目前的国际排名积分仅相差8分。如果在6月的两场热身中再有“闪失”,那么国足就面临被伊拉克队反超从而丧失种子身份的危险。目前,已经有五六支球队进入中国队6月热身计划的候选对手名单之列。其中澳大利亚队被选中的可能性很大。对于另外一个对手的选择,中国足协也格外谨慎,这是因为伊拉克队将在同期的热身中与暂列世界第28位(非洲第2位)的突尼斯队过招。一旦对手选择不当,那么即便中国队取得6月两场热身胜利,也可能因积分分值过低,而被伊拉克队后来居上。

  在诸如热身对手及备战计划敲定的问题上,主教练毫无疑问扮演着“拍板者”角色。因此,形势客观上也要求主帅人选尽快落实。从实际情况看,即便克林斯曼能够成为新帅候选,他也仍需要加强对中国队及中国足球环境的了解,而从时间来说,他恐怕很难迅速“上手”。相对来说,现任恒大主帅卡纳瓦罗虽然在带队参加中国杯期间引发一定的争议,但作为一名长期在中国联赛执教的“中国足球通”,他对中国队各方面的条件可能更了解。在备战时间紧张的情况下,他依然具备主帅候选人的主要条件。

  就在克林斯曼离开中国的这一天,外媒爆出了伊朗足协欲邀请克林斯曼接手伊朗队的消息。传闻是否属实不得而知,但作为一名年富力强且方方面面条件还算优越的知名教头,克林斯曼恐怕不会满足于长期赋闲在家。一如克林斯曼所言,一切皆有可能!中国队世预赛备战时间紧、任务重,留给有关方面选帅的时间实在不多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国足选帅 近忧与远虑并存